书架
穿成鲛人后,我成了暴君的宠后
首页

59、一更·第五十九章 (1/4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szfkd168.com 潇湘热门书院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其后, 他提了“十步”,直奔竹林。

   这片竹林甚是偏僻,乃是他练剑之所。

   嗜血之欲于他心口翻腾不休, 使得他的剑气暴戾非常,似要屠尽天下人。

   一个时辰后,嗜血之欲仍未被压下,他出了一身的热汗,却远未力竭,即便身上的朝服很是厚重。

   又一个时辰后,他被嗜血之欲催促着,欲要于自己身上划上一刀,却猛然想起了温祈。

   温祈曾对他道:“陛下若再自残, 我便随陛下一同自残。”

   温祈甚至还用“十步”于手背上划了三道口子,逼得他应允其不再自残。

   不过, 事到如今, 温祈应当已不在意他是否会自残了罢?

   他勾唇一笑,掀开衣袂,狠狠地往自己左臂一划,伤口当即血流如注。

   实在畅快。

   他席地而坐, 毫不在意地扫过深可见骨的伤口, 转而环顾四周。

   四周的绿竹已然倒下大半,横七竖八,显得有些萧瑟。

   而他的血液正漫入绿竹之中,将绿竹染作猩红。

   流逝的血液带走了他绝大部分的体力, 教他不由恍惚起来。

   他倘若并非暴君,他倘若向温祈求爱,温祈应当会答应罢?温祁倘若答应了, 他便可将温祈封作皇后,与他相伴一生。

   求爱……皇后……

   是了,他之所以会生出将温祈收作娈宠的念头,并非为温祈的容颜所惑,更非出于欲念,而是在不知不觉间对温祈动了心。

   他先前不识情爱,才会愚蠢得连自己心悦于温祈都不知晓。

   可心悦又如何?

   如他这般的暴君,并无资格心悦于温祈,更无资格向温祈求爱。

   纵然他并非自愿,他的所作所为便是暴君,这乃是铁铮铮的事实,不容辨驳。

   即使他有了这个觉悟,他脑中仍是浮现出了自己与温祈的洞房花烛夜。

   男皇后惊世骇俗,且温祈乃是鲛人,诸臣想必不会赞成。

   但那又如何?他身为暴君,若有人敢阻挠他与温祈的婚事,将其杀了便是。

   温祈并非女子,史上从无男皇后,他须得着尚衣局重新为温祈设计喜服,不能按照祖制来。

   或许温祈的喜服可与他的喜服一般,稍稍做些改动便可。


59、一更·第五十九章 (1/4)